近期由于财务数据更新,创业板多家拟IPO企业处于中止状态。

日前,刚完成了最新一期财务数据更新的大汉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汉软件”)已被深交所恢复审核——2022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和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和0.06亿元,二者同比增减幅分别为10.82%、-38.91%。

此次IPO,大汉软件预计发行不超过1718.21万股、募资4.95亿元,投向“自主可控数字政务中台升级”、“政务数据智能应用技术升级”等多个项目的建设。

早在2021年6月,大汉软件就曾向科创板递交申请书,但由于板块定位等问题最终选择撤回首发材料,并于2022年6月转战创业板。

作为一家数字政务服务商,大汉软件的业务涵盖健康码、内部办公系统等各类政务平台。但随着系统建设的完善,该市场的增量空间是否见顶,正在成为摆在大汉软件面前的难题。

值得一提的是,大汉软件的股东阵容强大,其中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蚂蚁集团”)全资控股的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云鑫创投”)对大汉软件持股比例高达19.40%,位居第二大股东之列,而这也将是继奥比中光-UW(688322.SH)上市后蚂蚁系旗下的又一IPO项目。

背靠蚂蚁的云鑫创投的加入,给予了大汉软件业绩“支撑”——2020年至2021年,来自蚂蚁集团等关联方的收入分别为0.27亿元、0.39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0.23%、13.17%。

但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真正的收入数据或不仅于此,大汉软件在蚂蚁集团背后阿里系的重点布局区域中均斩获了不少大单,而相关业务最终并未被纳入关联方收入统计,这或给大汉软件的关联交易披露乃至独立性带来了更多考验。

成长性待考

受益于各地政务数字化脚步的加快,大汉软件报告期内收入实现了稳定的增长——2019年至202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亿元、2.68亿元和2.93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57亿元、0.78亿元和0.70亿元。

在分类上,大汉软件业务围绕“互联网+政务服务”、“数字政府门户”、“企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以及运维服务展开。

其中,各地用于防疫数据化管理的个人健康码类业务,以及各项行政业务数字化的一网通类服务均是属于“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应用场景,该类业务在2021年创收1.69亿元,占比达57.71%。

2020年疫情发生以来,大汉软件更是参与了国家政务服务平台防疫健康信息码、上海随申码等各地健康码项目的开发建设,也正是在这一年,大汉软件营业收入同比增幅高达34%,成为报告期内增速最快的一年,同期归母净利润为0.78亿元,是报告期内的最高点。

但在随后2021年出现的“增收不增利”现象,让其成长性受到了深交所的问询。

2021年,大汉软件的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93亿元、0.70亿元,同比增减幅分别为9.33%、-10.26%。

“结合市场环境、同行业可比公司、最新在手订单情况,说明 2021年增收不增利的原因及合理性,充分论述发行人未来业绩的成长性。”

虽然在大汉软件看来政务服务平台建设具有较大的市场空间,但其预估的业绩增速仍然有所下滑。

截至2022年8月底,大汉软件在手订单金额(不含税)为1.87亿元,同比仅增长6.76%。而大汉软件预估的全年收入增速则不及2021年——2022年营业收入区间为3.30亿元至3.60亿元,同比增长率为12.54%至22.77%。

值得注意的是,政务服务平台的市场或面临一定的天花板。

2022年3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政务服务标准化规范化便利化的指导意见》指出,我国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将于年底前全面建成。

在政务平台建设等日趋完善之后,大汉软件的市场增量空间在何处无疑是一道待解谜题。

但大汉软件认为“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市场还会向乡村延伸、线上线下融合不够,以及网站建设的使用需求都在发生变化,这都说明该市场仍有较大的增量。

背靠“阿里系”独立性待考

据了解,数字政务产业主要由华为、海康等上游软硬件提供商,大汉软件等中游数字服务商和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为主的下游客户三部分构成。

作为终端客户,部分地方政府并不直接与大汉软件数字政务商合作,而是与阿里云、腾讯云等集成商签订总包合同,再由其对相关项目进行分包。

因此,互联网云服务巨头往往对数字政务具有较强的“带货”能力,而大汉软件则选择了投入“阿里系”怀抱。

2019年2月,蚂蚁集团旗下的云鑫创投增资1.41亿元,并一举成为了大汉软件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高达19.40%。

“双方将共享技术资源、市场资源和团队资源,共同研究开发和优化业务场景,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政务服务的全线产品闭环。”大汉软件曾公开表示。

在加入的当年(2019年),云鑫创投及关联方就为大汉软件带来0.03亿元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为2.42%。此后二者的合作也愈加紧密,2020年至2022年上半年,来自云鑫创投及其关联方的收入分别为0.27亿元、0.39亿元、0.11亿元,占比分别为10.23%、13.16%和10.52%。

监管层对于二者之间的关联交易颇为关注——上交所和深交所前后均对大汉软件交易的公允性等提出问询。此次深交所甚至直接质疑二者是否存在业务资源撮合的口头承诺。

“进一步分析云鑫创投入股与发行人业绩变动的相关性,入股前后与相关单位及其关联方的订单、收入、毛利率情况。”深交所指出:“是否存在订单规模、毛利水平、业务资源撮合等书面协议或口头承诺,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将二者的关联交易剔除后,大汉软件的毛利变化程度确实相对有限。

2019年至2021年,扣除来自云鑫创投及相关方的毛利后,大汉软件的营业毛利分别为1.34亿元、1.50亿元、1.57亿元元,分别较当期毛利减少了0、9.09%、12.29%。

尽管关联交易影响有限,但大汉软件对于“阿里系”的依赖并不止于此。

公开资料报道,早在2018年阿里巴巴就与江西省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彼时阿里云智能中国区副总裁韩飞曾公开表示:“江西是阿里云重点布局的省份,我们划分了三个本地化团队,分别对应数字政府、泛企业和生态伙伴,形成组织合力。”

在云鑫创投2019年2月入股大汉软件后,作为阿里云重点项目的江西全省政务移动办公平台“赣服通”也成为了大汉软件重要项目之一。

在大汉软件披露的29个重要销售合同中,与“赣服通”相关的项目共有8个,标的金额合计为0.63亿元,合同签署时间最早发生在2019年6月,均晚于云鑫创投的入股时间,而部分交易并未被计入到二者的关联收入中。

这是因为合同签署主体并非“阿里系”,而是当地政府部门,具体包括吉安市信息化工作办公室、九江市人民政府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等。

此外,阿里系深耕的上海、陕西等地在2019年之前都是大汉软件收入结构中“不起眼”的存在,但在云鑫创投入股后这些区域都挤进了大汉软件区域收入的前列。

据公开报道,早在2018年上海市政府就与阿里巴巴、蚂蚁集团达成战略合作。

“上海智慧城市建设在全国都有标杆性意义。支付宝希望能发挥自己的科技能力及在互联网深耕多年的经验,助力上海智慧城市加速升级。”蚂蚁集团城市服务总经理刘晓捷曾表示。

大汉软件在2018年自上海区域获得的收入仅为0.01亿元,但2020年至2021年,上海区域为大汉软件带来的收入分别为0.06亿元、0.16亿元,分别为2018年的6倍、16倍。

作为2015年当地政府就与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的区域,陕西省也是在云鑫创投入股后成为大汉软件收入结构中“0的突破”。2018年,来自陕西省的收入为“0元”,但在2019年至2020年,该区域的收入已分别达到47.60万元和913.55万元。

从各个省份政务通中获取的收入,其中有多少产自大汉软件的独立展业,而又有多少来自于“阿里系”提前布局所带来的推动,这是否又会给大汉软件的独立性带来潜在障碍,显然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彩神彩票平台,彩神彩票官网,彩神彩票网址,彩神彩票下载,彩神彩票app,彩神彩票开户,彩神彩票投注,彩神彩票购彩,彩神彩票注册,彩神彩票登录,彩神彩票邀请码,彩神彩票技巧,彩神彩票手机版,彩神彩票靠谱吗,彩神彩票走势图,彩神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神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